二手名牌,當舖,當鋪,北區當鋪,北區借款
    當鋪   流當品   當鋪說明   借錢流程   關於我們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日本:教育開支占GDP4.1% 超過一半留學生來自中國

文章来源:由「百度新聞」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https://www.jiemodui.com/N/102422.html"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日前發布的年度報告《全球教育縱覽2018:經合組織指標》(EducationataGlance2018:OECDIndicators)是一份了解全球主要國家教育情況的權威資料。該報告提供了經合組織36個成員國和10個伙伴國家(非成員國)教育體系的結構、資金以及各方面表現的數據。英國教育周刊今天發表這一系列報告的日本篇。日本教育縱覽盡管日本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獲得高等教育學歷,但她們就讀短期高等教育課程的比例更高。在過去十年中,日本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的就業率增長了11個百分點,是經合組織國家中增長最快的。根據現有數據,日本是經合組織國家中高等教育學費最高的國家之一,而且在過去10年里一直在上漲。盡管學費高昂,日本超過一半的在職人口都受過高等教育;在25-34歲人群中,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高達到60%。日本的家庭承擔了兒童早期教育和高等教育經費50%以上的支出,者給日本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經濟負擔。日本3歲以下的兒童中,只有23%接受了幼兒教育和看護服務(ECEC),低于經合組織的平均水平(31%)。與其他經合組織國家相比,日本教師的工作時間更長,并被要求參與比如學生輔導咨詢、學校管理或課外活動等教學以外的活動。日本女性受高等教育程度高于男性日本是接受高等教育年輕人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2017年,日本60%的25-34歲年輕人都接受過高等教育,在經合組織國家中排名第二。年輕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略高于年輕男性,兩者的比例分別為62%和59%。盡管日本女性總體上獲得高等教育的比例更高,但日本女性報名參加短期高等教育項目的比例要高于男性。在2016年,第一次就讀高等教育的女性中有43%選擇了短期課程,相比之下,男性只有28%,而經合組織國家平均為16%。短期高等教育項目的專業課程主要集中在衛生、福利或服務領域,這些專業在傳統意義上來看是日本女性所喜歡的專業。高中職業課程的專業選擇也同樣顯示了類似的趨勢:在衛生和福利專業的高職畢業生中,女性占83%;而在在服務專業的高職畢業生中,女性占81%。與男性相比,日本女性接受更高水平高等教育的可能性更低:55%就讀高等教育的女性新生參加的是本科課程學習,而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水平為74%。相比之下,日本70%就讀高等教育的男性新生都是就讀的本科課程。在2016年博士項目的新入學者中,女性所占比例為31%,是經合組織國家中最低的(圖1)。圖1:新入讀博士課程的女性比例(2005年、2010年、2016年)(編者注:國家排名根據2016年各國新入讀博士學位課程的女性比例按降序排列)在過去十年中,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的就業率增長了11個百分點,在2017年達到79%,與經合組織80%的平均水平相似。鑒于在這一時期經合組織成員國中有一半以上國家的婦女就業率出現了下降,這一增長尤其明顯。日本政府在2013年后實施了旨在通過鼓勵女性參與勞動力市場并提高她們在勞動力市場中的地位來促進經濟增長,即通常被稱為“女性經濟學”的具體措施,為擁有高等教育學歷女性帶來了就業率的提高(Groysbergetal.,2017)。日本2015年的數據顯示,在父母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成年人中,只有四分之一曾經接受過高等教育;而在父母至少一方受過高等教育的成年人中,這一比例為四分之三。教育程度的差異會導致就業機會不平等,但日本的不平等程度沒有其他國家那么嚴重。在25-64歲年齡段,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比受過高等中教育的人更容易找到工作,但與未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相比,就業率的差距只有5個百分點,是經合組織國家平均差距的一半。在日本,許多大學畢業生從事的工作并不需要自己所擁有的高學歷。2012年,至少有學士學位的成年人中,有29%的人從事的工作只需要高中學歷。在所有經合組織成員國中,日本擁有過高學歷的從業者的比例最高,是經合組織平均水平(13%)的兩倍多。日本學費高昂,高等教育熱度不改根據現有數據,日本公立大學本科或同等學歷的學費(5,218美元年)在經合組織國家中排名第四,僅次于英國、美國和智利。從2005年到2016年高等教育學費持續上漲,從博士學位的3%到學士學位的8%不等,給學生和家庭帶來了沉重的經濟負擔。但日本最近實施了改革來改善學生的財政支持體系,其中包括了助學金形式的獎學金計劃、增加免息學生貸款,以及引入以收入為基礎的還款制度(畢業后每月靈活還款制度)等。2014年,45%的日本大學生受益于公共資助貸款。日本大學生畢業時的平均債務為32,170美元,對于學士學位畢業生來說,償還債務可能需要長達15年的時間。根據現有數據,這是經合組織國家高等教育畢業生所需承擔的最高債務之一。盡管學費高昂,日本的高等教育仍在大幅擴張。2017年,25-64歲的日本成年人中有51%接受過高等教育,遠高于經合組織38%的平均水平,在所有經合組織國家中排名第二,僅次于加拿大(57%)。如果目前的模式繼續下去,預計80%的成年人一生中至少會接受一次高等教育且72%的人會從高等教育機構畢業,而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比例分別為66%和49%。在日本,幾乎所有首次就讀高等教育的人都在18歲之前入學。雖然日本人在接受高等教育水平的比例很高,但能夠他們在繼續成人教育或第二次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則非常少(OECD,2018年)。日本接收的國際學生數量超過其出國留學生的數量,但整體而言,兩類學生的比例都低于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水平。在日本,國際學生占所有高等教育學生的4%,而在經合組織國家中這一比例為6%。同樣,1%的日本學生在國外就讀,是經合組織國家在外留學生比例(2%)的一半。近三分之二在日本就讀的留學生來自主要是其它亞太國家的鄰國,特別是中國(占留日國際學生的53%)。日本教育開支近十年保持不變在所有教育水平上,日本在每個學生身上的花費始終高于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水平。在小學至高等教育機構的總支出為每名學生12,120美元,高于經合組織10,391美元的平均水平。盡管學生人數不斷下降,但自2010年以來小學至高等機構的支出幾乎沒有變化。盡管日本在小學至高等教育機構的學生人均支出高于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水平,但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較低。平均來看,經合組織國家平均花費5%GDP用于小學至高等教育上,而日本的這一比例為4.1%。在小學和中學上的支出占GDP的比例特別低,僅占日本GDP的2.7%,而經合組織的平均水平為3.5%(圖2)。圖2.教育機構支出占GDP的比例(2015年)日本在教育方面的支出占政府總支出的比例也較低:日本用于小學、中學和高等教育的支出占公共支出總額的6.3%,而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水平為8%。日本高等教育占公共支出的差異更加大,為1.7%,僅略高于經合組織國家平均水平的一半(3%)。與三分之二的經合組織國家一樣,日本中小學教育機構90%以上的資金來自公共資源。而另一方面,高等教育機構則嚴重依賴私人資金:68%的支出來自私人資助,是經合組織平均水平30%的兩倍多。超過四分之三的私人支出直接來自與家庭。但在2005年至2015年期間,公共和私人高等教育支出的相對比例保持相對穩定。日本正在大力投資基礎設施,尤其是在小學和中學階段,這些階段資本成本(編者:costofcapital,即融資階段為引進資本所用的成本)占總支出的13%,大約是經合組織平均水平7%的兩倍。然而,在高等教育階段資本成本與經合組織國家13%的平均水平相似。日本3歲以下兒童的入學率低與經合組織國家平均水平相比,日本的幼兒教育和看護(ECEC)入學比例更低。2015年日本有23%的3歲以下兒童接受了正式的ECEC服務,低于經合組織31%的平均水平。然而在過去的數年中,幼兒的入學率還是呈上升趨勢的:2005年3歲以下兒童的入學率為16%,2010年為19%。雖然幼兒入學率對母親的就業和兒童的發展都至關重要(OECD,2017年),但日本的鼓勵政策似乎尚未奏效。3歲至5歲學生的入學率要高得多:3歲兒童的入學率為84%,比經合組織平均水平高出8個百分點;4-5歲的學生幾乎全部入學,入學率超過95%。日本的學前教育支出是經合組織國家中最低的一個,僅占GDP的0.2%,為經合組織國家平均支出的三分之一(圖3)。圖3.學前教育開支(ISCED02)占GDP的百分比(2005年、2010年和2015年)超過一半的幼兒教育支出來自私人:52%的學前教育支出由私人出資,其中65%來自家庭。日本接受學前教育的兒童中有約四分之三在獨立私立學校就讀。而在除愛爾蘭和日本以外的大多數經合組織國家中,兒童會在公立機構或者依靠政府出資的機構就讀。日本在過去的幾年內試圖通過《促進教育基本計劃(2013-17年)》的法案來減輕家庭在幼兒教育方面的財政負擔,該法案旨在通過逐步取消費用來促進幼兒教育的普及和讓所有兒童獲得看護(OECD,2015年)。預計執行這一法案也將對希望平衡職業和家庭生活兩方面的婦女起到鼓勵作用。日本教師工作時間為經合組織中最長在經合組織國家中,日本小學教育階段班級規模排名第二(27名學生),僅次于智利(30名學生),遠高于經合組織21名學生的平均水平。在初中教育階段班級規模甚至更大,日本公立和私立學校平均每班有32名學生,比經合組織的平均水平高出9名。盡管班級人數仍然非常大,但是在過去的十年中,無論是小學還是初中,每個班級的學生人數都已經下降了4%。日本教師的法定工作時間在經合組織國家中是最長的,從小學到高中教育階段每年為1,883小時,比經合組織所有階段的平均水平高出200多小時。盡管工作時間更長,老師們花在教學上的時間卻相對較少。例如,在初中普通課程中,教師每年花616小時教學,而經合組織的平均水平為693小時。這是由于日本的教師需要完成各種其他強制性任務,如學生輔導、參與學校管理、課外活動和輔導活動等。日本小學生每年在課堂上的學習時間為763小時,低于經合組織793小時的平均水平,初中學生為每年893小時,略低于經合組織913小時的平均水平。然而學生在學校的時間卻比除以色列以外的大多數經合組織國家的學生多:小學和初中生每年平均有201天在學,而經合組織國家中小學生平均有185天在校,中學生平均有183天在校。日本的學年通常從4月開始至次年3月結束,學校假期每年由學校管理者來制定。在日本,小學、初中和高中教師之間的法定工資在特定經驗水平上差別很小。盡管日本的起薪低于經合組織的平均水平,不過與其他國家相比,日本教師的薪水增長速度更快。例如在有10年工作經驗后,日本小學和初衷教師的工資水平幾乎與經合組織平均水平持平,工作15年后,(包括高中教師在內的)中小學教師的工資水平高于經合組織平均水平。根據所在教育階段的不同,日本的最高工資水平比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水平高出12-20%,這使得日本教師的起薪和最高工資之間的差異為經合組織中最大的一個。在小學、初中和高中教育中,校長的最低法定工資在64,958美元到66,563美元之間,大致與教師的最高法定工資一樣高。但學校校長的最高和最低工資之間的比例卻很低(根據教育階段水平不同為1.11-1.14),這表明學校校長和教師相比雖然收入要高,但在他們整個職業生涯中收入的提高卻相當有限(圖4)。較低的工資漲幅可能是由于日本的學校負責人往往都是在擁有大量工作經驗后才開始成為校長,因此職業生涯開始得較晚:日本有98%的校長年齡都在50歲以上,而經合組織國家這一年齡段的平均比例為65%(OECD,2016年)。學校校長和教師的工資都由地區一級政府負責規定。圖4.初中教師和學校領導的最低和最高法定工資(2017年)基于在特定的教育水平上有最普遍學歷的教師工資和有最低學歷的校長工資學校對教學管理的自主權非常有限日本的學校管理相對分散,在公立初中教育階段有三分之一的決策是在地級市的教育委員會作出的,有四分之一的決策是由本地管理部門作出的。只有大約21%的決策是在學校層面作出的,而且這些決策都基于上級制定的框架和方向。因此學校在教學組織(33%的決策由學校做出)、教學規劃和結構(50%的決策由學校做出)方面只有有限的自主權。但值得一提的是,學校可以根據作為學校課程總指導方針的國家課程標準來自己定義課程內容。然而,關于人員和資源管理的決策中很少是在學校層面作出的。這些主要是在地區一級或在多個級別上作出的。所有關于公共初中的教師和校長的雇用、解雇、工作條件和工資的決定都是在地區一級作出的。而他們的職責則是在本地一級在地區一級設定的框架內決定的。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英國教育思維”,翻譯艾璃,編輯若水,原文鏈接。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芥末堆立場。1、本文是芥末堆網轉載文章,原文:英國教育思維;2、芥末堆不接受通過公關費、車馬費等任何形式發布失實文章,只呈現有價值的內容給讀者;3、如果你也從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請您填寫信息告訴我們。來源:英國教育思維限時推廣:采購教育產品就上校魚

關鍵字標籤:www.idp.com/taiwan/why-study-abroad/steps-to-study-abroad/